<sub id="9tlrt"><dfn id="9tlrt"></dfn></sub>

            <form id="9tlrt"><listing id="9tlrt"></listing></form>
              為了給您呈現更完美的操作體驗,推薦您使用谷歌或360瀏覽器
              購物車
              0

                商品總額:

                ¥0
                全部商品分類

                為什么說數碼印刷正在進入重資產、大產能時代?

                圈內老板都知道,“打印”是一樁小生意,打印一張A4黑白單頁貴了1塊,便宜了5毛,量大了還可以再優惠,看似毛利率不低,要做大卻不容易。

                可為啥同樣做“打印”,有的做了十幾二十年還是夫妻老婆店,人家卻打著、打著,就有可能“打”上了市?被眾多媒體譽為“最?!钡倪@家打印店,名叫“榮大快印”。它不僅“?!?,還十分低調:各方報道鋪天蓋地,卻都是搜羅資料整理而成,沒有一篇采訪過其老板或主要高管。據說,榮大快印的創始人和大股東周正榮很少接受媒體采訪。三好同學見過的唯一一篇對他的采訪,來自一家圈內媒體,時間是2006年,內容則是對某知名數碼印刷設備供應商售后服務體系的投訴和吐槽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榮大快印”之所以被冠以“最?!?,是因為它幾乎壟斷了高毛利的上市企業申報材料打印業務,市場占有率在90%以上。根據有關報道,每家沖刺上市的企業大致要花10萬-20萬元,在榮大快印打印申報材料。而榮大快印位于北京西直門金燦酒店的總店,則被譽為“券商之家”。上市申報材料再多,也不過一兩千頁,按正常的快印價格,一套也就是一筆千八百塊的小生意。即使多打幾套,報價也很難過萬。榮大快印為什么能卻賣到十幾二十萬?這里面,除了諸多報道都提到的提供住宿、餐飲、洗浴、會議室等增值服務,榮大快印最牛的地方據說是:對申報材料的格式要求、版式規范極為熟悉,能夠及時發現客戶文件中存在的錯誤和規范性問題,從而避免因申報材料不規范導致的返工和時間浪費。對時間就是成本和金錢的上市項目來說,這自然是比住宿、餐飲、洗浴、會議室含金量高得多的增值項目。做不到這一點,恐怕天天請券商吃龍蝦,也不一定能把千八百塊的小生意,變成十幾二十萬元的大買賣。當然了,榮大快印也許還有更過硬的核心競爭力,只是不為外人所知罷了。

                問題是:每年申報上市的企業往多了說也很少超過500家,即使每家都在榮大快印花上20萬,其營收上限也就在1個億左右,怎么算都很難達到上市的標準。三好同學扒了一下,作為擬上市主體的北京榮大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圍繞上市服務,業務布局還是很大的。稍顯奇怪的是,其官網突出介紹了數據挖掘、信批服務、研究咨詢等多個項目,卻唯獨沒有提及其廣為人知的快印業務。無論如何,榮大從快印起步,抓住上市申報材料這一獨特而又不差錢的細分市場,把自己也發展成了一家具備上市可能的企業,還是很令人敬佩的。“最?!贝蛴〉昃驼f到這里。接下來,要聊的還是一個跟快印和數碼印刷有關的話題——

                數碼印刷進入重資產時代

                還是前幾天,看到一則消息說:美國主做照片書及其他影像產品的印刷電商巨頭Shutterfly,計劃投資60多臺惠普indigo數碼印刷機。這些機器包括惠普indigo 12000及2020年5月發布的惠普indigo 100k,計劃在未來18個月內安裝。60多臺機器是什么概念?按照每臺價值人民幣1000萬元計算,就是6個多億的投入,合美元也有小1個億。即使考慮到是大客戶、大訂單,打個折、給個友情價,也是一筆不小的投資。加上在德魯巴2016上宣布采購的25臺機器,假如這兩筆訂單能全部落地,Shutterfly擁有的惠普indigo就至少有80多臺。以前,三好同學總覺得:相對于傳統印刷,數碼印刷大多傾向于輕產品、輕資產。所謂“輕產品”,指的是數碼印刷的產品一般都側重在個性化、小批量,與傳統印刷的大訂單、大批量沒法比;“輕資產”指的則是,數碼印刷設備相對便宜,搞數碼印刷的老板花在機器上的錢,一般比搞傳統印刷的老板要少不少。現在想想,事兒還真就不一定。近年來,隨著數碼印刷設備的幅面越來越大、速度越來越快、質量越來越好,其報價也是水漲船高,一臺高端點兒的數碼印刷機賣個1000多萬很平常,再加上配套的后道設備,就需要一千幾百萬,足夠買兩臺四色膠印機了。

                按照這個思路往下理,三好同學發現:目前,國內雖然還沒有像Shutterfly這樣一出手就是60多臺機器的超級土豪,但數碼印刷的重資產趨勢似乎也是越來越清晰。這其中,最典型的自然要首推虎彩。自2011年決定轉型以來,虎彩在數碼印刷業務方面的投入已經達到5億多元。其中,絕大部分被用在了數碼印刷機及配套設備等重資產上。這樣的投入,用來配備一家大型傳統印刷企業,也是綽綽有余、十分寬裕。作為國內最大的數碼印刷企業之一,天意有福截止2020年6月底,機器設備類固定資產的賬面原值也達到2.32億元。其中,除了少量膠印機及配套印前、印后設備,數碼印刷機及配套設備應該占了大頭。10月下旬,三好同學還去廊坊新天下學習了一下。作為北方地區最大的數碼印刷企業之一,新天下擁有4臺B2幅面的數碼印刷機和1臺剛剛引進的彩色高速噴墨印刷機,僅這5臺設備的價值就高達數千萬元,再加上前端服務器和后端加工設備,在機器設備方面的資產投入,不遜于很多規模以上傳統印刷企業。由此看來,三好同學的“老思想”的確需要與時俱進、好好改改了。經過這些年的發展,數碼印刷早已發生了不容忽視的巨大變化。當初以小投入、輕資產為特征的數碼印刷,正在加速向大投入、重資產的傳統印刷生產經營模式靠攏。

                重資產背后必須跟上經營模式的轉變

                當然了,由于數碼印刷設備的多樣性,在部分高端機型趨向大投入、重資產模式的同時,還有很多小投入、輕資產的設備,繼續在為各位老板一張一張地印紙、一張一張地賺錢。從根本上來說,向大投入、重資產模式的靠攏,本身就是數碼印刷設備不斷升級的目標和結果。目前,市場上不少數碼印刷機型,都脫胎于辦公打印設備。辦公型設備和生產型設備的主要區別就在于:速度、質量、幅面、成本以及持續性生產的穩定性和耐用性。數碼印刷設備這些年來的發展與進步,基本上就是圍繞著上述幾個方面展開的。而在這些方面的改進,必然伴隨著設備的大型化、重型化與投資成本的走高。有圈內老板曾經表示,十幾年前買一臺彩色數碼印刷機,可能就一兩噸重;現在買一臺B2幅面的數碼機或彩色高速噴墨數碼印刷機,大概有幾十噸,與膠印機越來越接近。

                重量的提升,只是數碼印刷機重型化的表象。在表象背后,更重要的是:隨著數碼印刷機速度越來越快、幅面越來越大、產能越來越高,數碼印刷企業的經營模式必須隨之進行變革。最早一批入圈的老板都知道,數碼印刷講究的是“小、快、靈”,做的主要是市場上的小單、散單或者是具有個性化、定制化元素的訂單。那時候,數碼印刷與快印之間的界限很模糊,實際上大部分數碼印刷機都是安裝在快印店里。問題是:當數碼印刷機已經大到難以在門店里容身,其日益龐大的產能單靠一家或幾家門店的業務量已經難以填滿時,經營模式變革的需求便產生了。近年來開始出現,并日益受到圈內老板關注的數碼印刷生產中心、數碼印刷工廠,很大程度上便是數碼印刷設備不斷變“重”帶來的一個結果。

                從門店到工廠,看似只是生產地點的變化,在經營模式上其實存在根本性的不同。比如,大多數快印門店面對的基本上是直客,且多以“坐商”的模式為主,簡單的活、著急的活自己做,復雜點的活、不著急的活外發生產。很少有快印門店有自己的營銷體系,三五公里的業務半徑決定了大多數門店的規模上限。到了數碼印刷工廠,就大不一樣了。對大吞吐量的重型設備而言,沒有一個穩定、高效的營銷體系做支撐是難以想象的。不管是自建、合作,還是兼而有之,營銷體系都是必不可少的。因為重型化的數碼印刷工廠,基本上都遠離市區,置身工業園,快印門店坐等直客上門的模式很難行得通。因此,現有的數碼印刷工廠在自行開發維護部分大客戶的同時,往往與很多中間商合作。比如,與快印店或“跑單幫”的個人合作,成為其加工服務商。此外,近些年淘寶電商、社群營銷、直播帶貨等新玩法層出不窮,有些數碼印刷工廠通過這些新興渠道也能拿到不少訂單。總而言之,數碼印刷的重型化、重資產趨勢,要求其背后的經營模式必須隨之發生改變和進化。

                數碼印刷和膠印的競爭線越來越

                有心的老板或許已經發現:裝備了大型設備、重資產化的數碼印刷工廠,在經營模式上與傳統印刷企業,尤其是以商業印刷為主的合版印刷廠越來越像,越來越接近。仔細想想,其實也沒啥好奇怪的:當數碼印刷主要應用在快印店里,它支撐起的的確是一種與傳統印刷不同的商業模式,兩者之間與其說有競爭,不如說是互補與合作。然而,當數碼印刷機大到只有裝到工廠里才能發揮作用時,工業化生產的批量邏輯和規模效應,便會對它發生作用。這時候的數碼印刷與傳統印刷在底層商業邏輯上,便沒有了根本性區別。

                簡單回想一下這些年數碼印刷和膠印的發展路徑,會覺得很有意思:一方面是數碼印刷的訂單越做越長,另一方面卻是膠印的訂單越做越短。在數碼印刷努力將有成本競爭力的印量范圍,拓展至一兩千份的同時,膠印卻通過合版印刷的方式,將起印量壓低到了三五百份。對數碼印刷來說,印量范圍的向上拓展,主要取決于其不斷壓低的印張成本;對膠印來說,起印量的大幅向下,同樣是因為合版方式攤薄了原本相對高昂的開機成本。也就是說,這些年數碼印刷和膠印在相互侵入原本屬于對方的地盤。但目前看來,膠印在過往的競爭中似乎占據了更大的優勢。

                在數碼印刷設備不斷趨向重型化、重資產,速度越來越快、質量越來越好、產能越來越大的情況下,是什么阻礙了其在與膠印的市場競爭中,獲得更大范圍的應用?從根本上來說,只有一個最重要的原因,那就是:成本。不管是由于銷售模式,還是技術成熟度、普及度,亦或是生產制造方面的原因,近些年數碼印刷的印張成本雖然在快速下降,但與膠印比起來還是處于相對較高的水平。這就迫使搞數碼印刷的老板,基本上只能在小批量、個性化的優勢業務范圍內,也就是膠印無法或不愿涉足的領域,尋求發展空間。要打破這一局面,最主要的路徑只能是:數碼印刷印張成本和綜合成本的繼續、大幅下降。自2018年以來,隨著國產高速噴墨印刷設備的崛起,數碼印刷在黑白印刷方面的成本已經出現了顛覆性的降低,從而大大拓展了其應用空間,在很大程度上對黑白小膠印機構成了真正的威脅。進入2020年,彩色高速噴墨印刷設備又有升溫之勢。相對于其他類型的數碼印刷機,彩色高速噴墨印張成本降低的幅度同樣十分顯著,這無疑將使其在印刷市場的爭奪中,獲得更大的優勢。雖然其印刷質量相對于膠印或其他類型的數碼印刷機,還有一定差距。

                在三好同學看來,隨著數碼印刷設備變得越來越大、越來越重,效率與產能越來越高,能夠阻礙其走向普及的主要因素,基本上就只剩下了一個“成本”。哪家廠商能率先在這兩個字上取得突破,就很有可能會在未來的市場中占據主動。不管是與膠印,還是其他數碼印刷同行比拼。那種給客戶提供一種成本高昂的新技術,然而鼓勵其去尋找和開發能夠匹配的新業務的銷售模式,正在逼近市場的“天花板”。就說到這里。最后,還是祝各位老板好運吧。


                679棋牌